黄色视频更多
成人色图更多
激情文学更多
首页  »  情色小说 » 淫妻小说

雪中的艳遇(1-8章)作者:猎狐色色 2011/02/20更新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



               雪中的艳遇

  
排版:tim118
字数:75880字
2011/01/15首发性吧
下载次数: 134





                第一章

  我住在东北的一个省会城市,这里没有上海的繁荣,没有北京的庄严神圣,也没有广州开放,但这里是我的故乡,我很喜欢这里,以至于我放弃了出国淘金。
  当时我妈妈开了间公司要我去帮她,薪水很高(因为我是她唯一的儿子)但没有自由。我向妈妈提出要自己出去闯荡闯荡。妈妈说:「儿子长大了,知道自强了不用妈妈给铺路了。不过也好出去多受点磨难你才知道现在的社会。」
 ⊥这样我拿着妈妈给的创业资金开始了我的创业之路,虽然艰辛但是很快乐。
  当然公司里面有很多的美女都是花大价钱招募来的。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留在身边只是养养眼罢了。

  那是前几年正月的一场50年不遇的大雪,当时的雪下的好大啊。路上好多车都抛锚了,多亏妈妈为了鼓励我创业给我买的霸道,这车真给面儿虽然雪越下越大但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困难。我开着车在前面开道后面跟了好多小轿车那感觉真是爽翻了。一路上就看到马路边好多人在路边开11路(就是走路的意思),痛苦极了。当时雪下的太大了公交车也走不了,出租车也看不到,这时我看到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抱着孩子躲在肯德基门口左顾右盼的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晓月(化名),我把车开到路边拉下车窗问:「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但看得出来她很需要帮忙。我说:「现在这天气别说打车了。即使打到车也开不走啊。何况你还抱着个孩子,大人克服下还好可是孩子呢?」她听我这么说走了过来说:「那真的麻烦你了,我刚带孩子看完病现在要回家不知道你顺路吗?」我说:「这时候还有啥顺不顺路的啊,反正我有车就是晚点回去呗。上来吧别冻到孩子」看的出来她非常感动连谢谢都说不出口了,眼里都是泪水。我这个人最看不惯女人掉眼泪了。我的老婆就是用她的眼泪俘虏了我。我这时仔细的打量了下晓月印象很深刻虽然过了好几年但还能记得当时她1。65左右的身高穿着黑色风衣领口漏出白色带蕾丝边的衬衣,下面是黑色短裙肉色丝袜穿着过膝的黑色皮靴她上车后我们聊着,为了不使她尴尬一路上我给她讲着笑话打发着时间,因为车开不起来我们也聊了好多。这时我才知道他们两口子是5年前搬到这里做服装批发生意,生意还不错就是辛苦,每天天不亮就出摊下午发完货回家虽然辛苦但也能赚不少钱,平时孩子让奶奶带,可是今天早上孩子突然发高烧,她老公开车把他们母子送到了医院就去上行了,说好完事来接她们,可谁知道下雪了,还下了这么大,她老公的车刚从行里出来就抛锚了她带孩子边吃东西边等,后来她老公告诉她雪太大没有救援的车,打车都打不到,让她看看能不能打到车,打不到车就就近找个宾馆住下。可是现在车打不到她抱着孩子也不方便,正郁闷的时候我的出现让她看到了一线生机……

  这样过了20来分钟一个意外情况的出现了。前面的车操作不当发生了侧滑,我猛打了个方向就看我的车直直的撞在马路边的电线杆了。当时我火一下就上来了下车就给前面的车踹了两脚指着窗户骂到:「你TM的这天耍个屁啊,」那人没吱声下车对我说:「路况太不好了。真不好意思,等雪停了走保险吧。我保险全。」

  我想也只能这样了就对晓月说:「完了车走不了了,这里离你家还远吗?不行我陪你走回去吧。孩子给我吧怎么说我也是男人。」她说「现在还没走一半呢,从这里到家平时要走一个多小时可是现在这个天气…………」

  我说「那就看看附近有没有住的地方先把孩子安顿好大人无所谓了。」
  我把车锁好后把外套脱下来包裹住孩子抱着就走她只能在后面跟着,平时不运动的我这时候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走几步就滑一跤心里这个不痛快但也不能表现出来这时雪还在下吹的我眼睛都睁不开她在旁边搀着我的胳膊一直朝她家的方向走去,走了大约20来分钟才走了不到一公里这时候我发现胡同里面有个小旅馆门面不大但看着还算干净。

  我对她说:「我们今天先在这里安顿下来吧。这里我的车还近明早还要等保险勘察的人呢。」

  她说:「只能这样了,今天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说着说着她又掉起了眼泪。

  我说:「别哭—!我这个人最见不得女人在我面前哭了,你带孩子在这里等我下我去开房。」这时候我看到她的脸红了。在这里我需要澄清一下我对这个女人绝对没有非分之想,不是我的眼光高是当时那种环境是人都不可能有那份闲心有什么非分之想的。

  我走到前台跟服务员要2间房,服务员说:「大哥这天都是来住宿的哪里还有2间啊,就是有也不能给你啊,万一一会儿来人了就没地方住了。这天大家伙都不容易总不能让人冻着吧,你说呢大哥。」这丫头真会说话被拒绝了还没理由生气比我公司里的花瓶们强多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晓月,她点点头我们就开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进了房间左边是卫生间还很大里面一个双人床一个电视柜一个沙发还有个茶几房间不大但很干净。

  我说:「晓月你带孩子睡床上吧我睡沙发就行。」

  「那委屈你了,我先去洗洗你帮我看下孩子吧」

  「那没问题,这孩子我抱着一直都没哭,看来我和他很投缘嘛。」

  晓月笑笑说:「是孩子睡着了,」说完进了卫生间。我在外面看了会儿电视没什么节目可能是下雪信号不是很好沙沙的都是杂音,这时候晓月出来了说:「你去洗吧,我先睡了。一会你也早点睡。」我点点头就进卫生间洗漱。

  我进去冲了澡出来看到他们俩都睡了。我躺在沙发上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说今天雪太大回不去了叫他不要等我,当然我怕老婆吃醋就隐去了和晓月有关的事情,是怕老婆吃醋乱想。刚挂上电话晓月的电话就响了。是她老公打来的问问现在的情况她把我帮助她的事情给她老公讲了她老公就让我接电话说要谢谢我。我没办法接过电话。

  「喂,你好。」电话那边说:「哥们谢谢你,要是没有你真不知道他们母子要这么办才好,明天早上我就赶过去请你吃个饭咱哥俩好好聊聊。」

  我说:「别客气嘛,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

  他说:「行,看哥们这么仗义,我老婆跟你在一起我也放心了。我们明早见面聊。」

  我说:「好,明天见。」挂上电话我把电话递给晓月时碰到了床头,电话就掉到床底下去了。我和晓月同时起身去捡手机「咚」俩脑袋碰到了一起。我们俩异口同声说:「痛吗?」那一刻我们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她脸红了,样子很迷人。
  她马上趴到地上把手伸进床下去掏手机,当他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还多了一样东西。我一看是避孕套里面鼓鼓囊囊的还有小半袋精液,她吓了一跳把手机扔了出去,由于我们离的很近避孕套里的精液也甩了我一身。她赶忙过来给我擦。我说不用了没事,我去洗洗就好了。她说:「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吧我去给你洗洗。」我说:「不用了,反正晚上也没有人明天回家换套衣服就行。行了睡吧。」我起来关上了灯盖个外套就躺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却冻的翻来覆去的折腾。大冬天的就盖了个外套谁能睡着啊。这时晓月说:「大哥你睡了吗?」「没有,换了个地方睡不着。」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当时那个冷啊。晓月说:「大哥你很冷吧。要不你上来睡吧。」
  我说:「那多不好啊,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也就算了还要在一个床上,那我更睡不着了。」

  晓月笑了一下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在一个床上睡了那么久也没什么啊。在说你人那么好不会欺负我的。」

  我说:「他们那个年代可能啥都不懂吧,我怕我没那个定力。」

  晓月笑笑:「我让你上来的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啊?」我一听也是那么回事,越躲越心虚索性就爬上了床。

  手刚伸进被窝可能是位置不对一下就碰到软绵绵的山峰。晓月 「啊!大哥你往哪摸呢。小心点别碰坏了,那可是我儿子饭碗啊。」也许她是为了避免尴尬吧。我却会错了意以为在勾引我。

  我爬进被窝就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衣摸到了咪咪头,胸很丰满奶头也比较大,晓月的手隔着衣服按在我的手上让我不能动弹,我翻身把她的手压在了身下把手伸进她下面茂密的深林,下面很干也许是洗过的关系吧,我抚摸她的G点她闭着嘴强忍着不出声,这样我更大胆了。一只手连内裤带衬裤一起往下扒,晓月说:「哥,求求你别这样。」我没吱声只是把坚硬如铁的大鸡巴顶在她的腿上,她见我不说话又说:「哥我帮你弄出来你不要操我好不好。」我一听操字在她嘴里说出来更兴奋了。同时我也怕她喊就说:「我也不想这样的,是你太迷人了。你能帮我吹出来吗?」她嗯了一声往下爬进被窝。说实话她的口技不是很好起码没有我老婆好。但也勉强了。她一直手套弄着我的鸡巴一只手摸着我的蛋蛋用舌头添我的马眼,我把手伸进她的胸罩里摸她的的咪咪头,她在下面用她的小嘴套弄我的鸡巴不时发出几声呻吟。那感觉舒服极了。我说:「你转过来让我看看你的逼,那样能射的快点。」她嗯了一声在被窝里转了个身,我们就成了69式,虽然关着灯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我可以看到她的逼。我忍不转始舔她的阴蒂,我连我老婆都没有舔过啊,都说老婆还是别人的好这话真没错。刚舔的时候有点腥腥的味道有点咸,我把手指头伸进她的逼里抠着不一会就流出了很多白白的液体。我知道她有感觉了。

  她这时也不那么机械的套弄我的鸡巴,嘴也像下舔我的蛋,和我屁眼旁边的毛毛她的水流了很多翻身坐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舌头在她的阴唇上快速的舔,她忘情的呻吟。我的手也没闲着玩弄她的的大奶子。她叫的声音很甜。

  说:「老公舔我。干我。我想要。」啊——!—啊—————啊—————快点——起来———干我。

  我不知道她是把我当成了她的老公还是…………反正不管了。这时候是男人都刹不住车了。我把她抱起来下床让她扶着沙发靠背弯下腰我从后面插入她的小逼。她的衬裤还挂在她的膝盖上我就用一只脚把内内和衬裤踩到她的脚脖她也配合这脱掉了。可能是生完孩子后经常照顾孩子她的性生活很少的关系她的逼很紧。
  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插入进去。伴随着晓月美妙的叫床声「啊———啊———偶———好涨———轻———轻———点。」我抬起她的一只腿让她侧着身。
  我在后面疯狂的抽查。大约百十来下我有点累了,转个身坐在沙发上。她可能练过舞蹈把腿劈成一字型跨在我的腿两边上下的动。这个姿势插的不深但也很刺激。

  她的屁股抬的有点高我的鸡巴从她的逼里掉了出来。我翻身把她按倒在沙发上把她的腿抗在肩膀上干她。

  没想到看似文静的她竟然爆粗口:「奥——!老公,操———真TMD爽啊。———啊———好———久——没——干了——好———老——公—————快点————。用力——干———干——我————我————啊———啊———爽———啊————」

  又干了20来分钟我有种想射的冲动。她也感觉到了。「别射里面,射——我——嘴里。—我要吃精精。给我。」我拔出鸡巴她坐起来把嘴张开用舌头舔我的马眼。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没一会儿一股股精液顺着马眼喷进她的嘴里。还有她的脸上。

  我起来把灯打开,可以清楚的看见晓月光着屁股,满脸白白的液体,嘴里的却不知道哪里去了,可能是咽了吧。她像小狗一样爬过来给我清理我的鸡巴。不是吹的这次干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俩都筋疲力尽了。我都懒得去洗了。反正晓月已经帮我清理过了。晓月说:「老公你真能干,我好喜欢你。」我说:「你老公平时不干你吗?」「他?平时应酬太多刚结婚的时候还行天天折腾我,自从我生了他的宝宝以后他一个月才干我一次。每次也就10来分钟。你们男人都这样。刚弄到手的时候恨不得24小时的干,可一但弄上手之后就不管了。起码你们开车还定期去保养吧。我们也需要保养啊。」我当时无语了。表面上文静高雅的晓月这么一下变的这么浪,是她伪装的太好了。我看外面雪已经停了。环卫工人环卫车一直忙碌着,外面的声音也扰的我睡不着。我提议在来一炮。晓月说好啊。反正这次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了。就当是个纪念版。

  她问我有没有试过肛交……说实话我是真的没试过,主要是我以前的方法不对,刚放进老婆的屁眼她就痛的直掉眼泪。后来我就上网学习,才知道准备工作不足还要有润滑,但老婆有了第一次死活也不试第二次了。我也拧不过她就打消了这念头。没想到晓月竟然提出来。我问她:「怎么你喜欢?你做过吗?」她说:「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嘛。我老公老要跟我肛交我一直没同意还没试过呢。刚才看你操逼挺温柔的我想试试。」我靠我都要喷了。我说:「这也没有润滑啊。试试看吧。」

  她点点头把屁股抬的高高的。我吐了好多吐沫在她的屁眼上,然后用手指往里试,一根手指插了一会儿她呻吟了。也不知道是真舒服还是配合我。我一看有门就把鸡巴对准她的屁眼使劲往里插。这一下劲使得有点大了。她一下扑到她儿子的身上。她儿子:「哇——哇—」哭了起来。我们俩对视着撇了撇嘴,她躺下搂着儿子我在后面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用手找到她的小洞屁股一挺就插了进去。
  她在哄着孩子我在后面插她小洞那感觉爽,可是晓月还不敢叫出来强忍着那个难受样我一看更兴奋了。插了一会有点累了我对她说:「你上来动会儿吧。今天走了这么远的路有干了一个多小时有点累」

 晓月瞪我一样抱起孩子坐到我鸡巴上我把鸡巴瞄准她的小逼屁股一挺就挺进
  她的小逼里。她在上面抱着孩子上下动着还能哄孩子还能过瘾。就是不敢呻吟。

  20来分钟孩子睡了。我也一阵酥麻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深处。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也同时把她带向高潮。我的鸡巴就这样插在她的逼里她躺在我的身上我们就这样睡到了天亮。

  天亮后她起床给孩子喂奶的时候门铃响了。「谁啊?」晓月喊道。「是晓月吗?我是阿明啊。你起来了吗?」她一听吓了一跳。忙把我摇醒说:「我老公来了。怎么办?快想办法啊。他看到这个样子会杀人的。都怪你。」我脑袋嗡一下就大了。还好反映挺快的。我抱着衣服跑向卫生间让她去开门。她整理下衣服抱着孩子去给他老公开门。


             第二章包房里的激情

 我躲进卫生间快速的穿上衣服打开水龙头把头发冲湿包上毛巾大大方方的开
  门出来跟月的老公问好「兄弟这么早就来了。外面的路咋样?好走吗?」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心虚你心虚就代表你心里有鬼更会引起怀疑,反正他也知道我昨晚和他老婆在一起的,还好有恶劣的天气到不至于怀疑什么。

  月的老公一道是心痛老公还是为昨晚出轨的行为感到愧疚,月老公笑了笑说:「大哥你看这都是当妈的人了还动不动就掉眼泪瓣让你见笑了。大哥你看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您贵姓?在哪里高就啊?我叫徐强朋友都管我叫强子,我是哈滨人。」我一愣神忙答道:「哦哦哦。我就是这土生土长的,叫我小峰就行了。自己开了愣:」哦—哦,大哥这么早就起来啦,昨晚睡的好吗?外面的雪是停了可是马路上都是抛锚的车司机也不知道跑那里了,车就停在马路中央给除雪带来很大的不方便。外面的路况不太乐观,我昨天想找个宾馆咨到哪儿都是满员没办法只能跟服装城管理员打个招呼在档口打个地铺凑合了一宿,今天早上4点多出来道上根本打不到车,一路走来的。又冷又饿的,3个多小时才走到这里。看你们的条件比我好的多的多。「

  月听了老公的话哭了。我不知个贸易公司。主营嘛,嘿嘿什么来钱做什么。「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得罪」伴随着美妙的歌声我的电话在茶几上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这是谁啊?这天这么早还来电话。我去拿电话嘴里嘟囔着,拿起电话按了接听键:「喂,我小峰哪位?」声音明显带有不耐烦的语气。电话那边说:「峰哥,不好意思啊,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我是东区仓库保安,昨晚的雪下的太大了。你的8号库房和12号库房塌了。您看有时间您能过来看看吗?」我脑袋嗡了一下,8号库里都是电子产品,还好说。12号库里东西杂了去了。尤其是那些衣服和鞋价值怎么也要20以上。

  我气的火冒三丈冲电话就喊:「你们的仓库TM是纸糊的啊。下这点雪就能给压塌了?你们老板在没在,我马上就过去,你告诉你们高总现在快点想个理由等我到了给我编园点。」我气的把电话扔到一边拿起外套就跑出去了。

  我刚出旅馆大门,就看强子追出来喊我:「大哥等我会儿。你这么急是要去哪里啊。在说你电话也没拿呢。」我感激的看了眼强子,1。80左右的个头大约35岁左右身材很标准不像我挺个破肚。一看就透出一股干练。哎。可是我昨天上了他老婆真的从心里感觉对不起他,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帮帮他权当是个补偿吧。

  我接过电话说了声:「谢了哥们,我还有事改天我们出来一起吃饭吧,今天确实挺急的,」

  强子说:「大哥听你刚才的电话好像是你的库房塌了,那你里面的货怎么办啊。这样吧我陪你去正好我朋友在郊区有个空置的厂房你可以先把货拉到他那里先应下急。

  我一听拉着他的手说:「强子,你就是我的及时雨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我们现在就走吧。可是你老婆孩子咋办啊?」

  强子说:「没事,我看这里条件也不错,比我刚创业的时候条件好多了。再说现在路也没通带着孩子也走不了就让她们娘俩住在这里吧。等我们办完事在来接他们。」

  我说:「好吧,不过现在我们得先弄辆车,我的库房在农村,平时都挺难走的现在更不知道怎么样,我们先去我一个哥们家,他有辆悍马,我估计没啥问题。」
  书中简短我想大家也没兴趣知道去借车的过程,这样过了2个小时我们来到仓库,仓库的高总已经等在了门口,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有个非常有钱有势力的老公,黑白两道都很吃的开。当然我不混黑道也不混白道,也就不吃他那套,但我也不能这么吃哑巴亏不是。

  我说:「高总,您来的挺早啊。」

  高说:「小峰,你看你的库房塌了,给你造成不小的损失我怎么也得在这里等你来了给你个交代不是嘛。你先去看看你的损失多少给我个评估,我到时候给你找回来你看咋样?」说着话她的小手在我的胸口画圈,弄的我这个痒啊。
  我说:「高姐,我现在急需要仓库,你先把这个问题给我解决了吧,其他的以后在说,凡是摆在桌面上都好说。你说是不?」

  高说:「那是当然了。我要是没有你们的关照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喝西北风呢。
  但是现在我这里的仓库确实是满了。塌了3分之2我也一时之间找不到地方啊。

  你也帮姐个忙看看能不能把货倒出去我马上把库房恢复等修好了你在搬回来。
  我给你免2年的房租你看咋样?「

  我心想这明显就是搪塞我,但我现在也急着把货搬出去。就说:「高姐那你也不能让我把这么多的货扛回去吧。我就来了2个人你看我怎么搬啊。」

  高姐说:「你就是占便宜不吭声,好吧,我这里有2个太拖拉用它们给你把货拉过去吧,过两天我让你大哥请你去嗨皮嗨皮。」我说:「姐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不过要是你陪我吃个饭赔罪那我就收了。」高姐锤了我一顿,你满脑子都什么啊。真想打开看看。等以后有机会的我请你吃饭。

  这样我和强子把货安顿好了已经是下半夜了。这次的评估损失大概得个30多个。

  半个月后……………………清晨伴随着暖洋洋的阳光增开了疲惫的双眼,看到身边老婆熟睡的身影昨晚可能是累到了。我轻笑了一下掀开被子打算去洗漱,动作很轻怕影响到老婆,这时老婆翻了个身小手有意无意的抓在我的鸡巴上。手还上下的套弄着,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小骚货又想要了吧。我的罪恶之手摸向她的小嫩逼。这段时间可能是事情太多有点冷落她了。我的手在她G点上面揉啊,按啊。中指伸进她的洞洞里面来回抽插。嘴吻向她的耳根。这是她最敏感的部位每次她都很兴奋。娇妻口里发出 嗯————嗯————的呻吟声。我笑了下继续向下舔去吻她的乳房,她的奶头,手还不停的动着。我的眼睛扫向她的肚脐。
  发现上面还有手纸片粘在上面。可能是昨晚把精液射在她的肚脐里后用纸擦拭后留下的痕迹。

  我把老婆抱在了怀里脑海却想起晓月那娇柔的身躯,这个小女人真实让人回味无穷啊。心里想着想着下面有冲动的感觉。老婆微微睁开眼睛问我:「怎么大清早的就折磨人家啊。害的我都睡不着。你在想什么?」我说:「怀里抱着美人当时是在想你昨天晚上的小瘙样了。」「骗人—!谁不知道你啊。你昨天晚上嘴里叫的可不是我的名字。」我一惊难道我说梦话了?男人说梦话可不是好习惯啊。
  我说:「你说我昨晚说梦话了?我说什么了?」紧张的我的鸡巴一下就软了下来。

  老婆发现我的变化说到:「那个小什么的对你就那么大魅力吗?改天给我介绍认识下,她是干什么的啊?」「晓月?哦你说的是她啊。你知道我的库房不是因为下雪压塌了嘛,我单位人手不够抽不出来,我临时找林子借了一个人帮我点货的。

  都50来岁的啊竹马(妇女的意思韩文)要样没样要身材没身材的年龄还大,我跟她能有什么事。「

  「晓月?原来那个女人叫晓月啊。你对人家没兴趣你怎么喊她名字的时候鸡巴都立起来了,我跟你谈了8年恋爱,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魅力中间出现那么多竞争对手,我要是吃醋现在都成醋缸了。你一撅屁股拉什么屎我都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还是收起来吧。我不会吃醋的,我也知道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出现感情疲惫期了。怎么也要找点刺激。你把我当成你的晓月来干我吧。我就是你的晓月」阿姨「。好不好嘛,老公。」

  我都不知道现在老婆说的是真的还是……这么多年来操逼姿势随便摆,但我想去CF视频和自拍,可是老婆死活也不同意,更别说我出轨了。我有点摸不到头脑了。

  这时候老婆说:「老公,来嘛,晓月想要你的大鸡巴。你想怎么干都行。只要你狠狠的操我的小嫩逼,你不是最喜欢我的小嫩逼嘛。小骚货等你呢。快点来嘛。」说着手抓住我的鸡巴往他腿上蹭来蹭去。我的鸡巴又立起来了。反正不管了。老婆好像发现什么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嘛。我把老婆压在身下把她的双腿扛过肩膀两条修长的腿挡在我的面前。老婆最喜欢这个姿势。我的屁股一前一后的进行抽插运动。老婆嘴里已经含糊不清了。疯狂的喊着:老公操———的!——我————好爽啊。我真的离不开你了。快———操——你———的————啊————小———骚逼。把我的——魂————都要顶出去了———啊——————————我———受不———了——了。快———射——我。我知道老婆高潮了。我闭着眼睛想着晓月的样子狠狠的操着老婆。把她翻过来跪在前面我在她的后面插入,双手扶着她的小蛮腰拉她站起来。老婆很配合。站起来双手扶着墙腰弯的很低眼睛在下面看我插她的逼。「老公,——操的——晓月好——舒服。我———又来了。——把你的精液给我。」我忘情的说:「小骚货,又想吃我的精液啊。上次没吃够啊。好一会我们把上回没做完的肛交给补上吧。」
  话说完我就后悔了。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但想起来很刺激。我的精液一股股的射进老婆的逼里。抽出鸡巴看着自己的精液顺着老婆的阴道往外冒。这精液到底是什么味道呢。晓月怎么那么喜欢。我把嘴亲向老婆的阴户。闻到刺鼻的腥味。

  老婆发现我的动作怕我真的把精液吃掉忙转过身对我说:「你真的想吃啊?
  你恶心不恶心啊。你的嘴碰到没?碰到了以后就别亲我。恶心死了。「」我自己的东西恶心什么。你以前替我口交的时候不是也吃到了吗?「」还好意思说。你每次都故意射我嘴里面,恶心的我好几天吃饭都没胃口。你别打岔,说晓月是谁,你们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你被着我搞外遇,你让我带绿帽子。「我操了。我给她带绿帽子?这是TM什么社会啊。还是以前好男人三妻四妾的多性福啊。我怕老婆不放过我跳下床跑向卫生间把门反锁了。老婆气的大叫。:」有本事你今天别出来。我告诉你今天不把事情写成交代材料我跟你没完。最少要1万字。少一个字都不行。我把笔和纸都放在门口了,你就在里面写吧。你个白眼狼。当初追我的时候你说的话你都忘后脑勺了吧你。气死我了。一会我就出去花钱。把钱都花光看你还有什么资本出去搞。「

  我知道老婆说的是气话,但她真的生气了。这时候电话声音把我救了(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得罪)老婆拿起电话走过来,「听听你的破铃声,快出来接电话,是高总」

  我说:「不接,今天我哪也不去就在厕所写交代材料了。你告诉高总有什么事情等以后在说。」

  「看你那样,快接电话,别耽误正事。有什么问题等接完电话在说。」还是老婆体贴啊。我拉开门出来接电话:「喂—高总,什么事情啊。」「小峰啊,上次我不是说了嘛,等过段时间我让你家大哥请你吃饭,再谈谈补偿事宜。」「哦—这样啊。」我看了老婆一眼,老婆小声说:「去吧。把事情谈清楚,早去早回。」
  我对着电话继续说:「好吧,时间地点。」电话那头:「下午2点苏屯区政府,你哥在那视察呢。你去接他吧。」「我说好吧。一会儿见。」我放下电话对老婆说。看来事情很急,我马上得走了。老婆说:「咋滴?饭都不吃了?」我说:「没时间了。从我家到苏屯区政府还要开好久,万一火车站前面堵车了咋办。
  也不能让人家领导等我啊。「我拿起外套套上裤子就跑了出去,其实到那也就半个多小时。我还是怕老婆揪住晓月的事不妨,一会找个地方混会时间吧。我刚跑下楼就停楼上喊,:」老公,你的钱包忘了。我给你扔下去你接好了。路上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早点回来啊。「老婆在外面真是会给我做脸虽然在家很凶但只要我出了家门就会温柔的像个小绵羊。小区保安冲我笑了笑:」大哥你好福气啊。你老婆好温柔,你们夫妻感情可能是我们小区最好的了。从来就没见过你们俩红过脸。「

  我心里这个美啊,来到车位发现我的车位上空空的。这才想起来车还没修好呢。看我这破脑子,这怎么去啊。我想起了强子拨通了他的电话:「喂—!强子,我是小峰,你现在在哪?」

  「我在家啊。今天没什么事想在家陪老婆。」「你家离我最近了。我现在要出去可是我的车4S店还没给我送回来,你今天给我当回司机吧。哦不?」「峰哥说话哪有不行的道理,等会儿我10分钟到。我们在你家附近的BOSS见。
  10分钟很快过去我远处看到强子的车急速飞奔过来,这小子技术真好。要是他知道我上了他老婆他故意不减速朝我冲过来我就死定了。这小子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干的出来。我心里想着车停在我的身边,强子笑着说:「峰哥久等了。
 §上车吧。「我上车告诉强子目的地,我们出发了。

  时间比预想的要快没到1点我就到了。只能在大门口等,我跟强子闲聊。:「强子,你儿子好些了吗?」「谢谢峰哥关心,好多了。不过那天以后我老婆又感冒了。这娘俩真不让人省心啊。」我想那一定是那天晚上我们在那么寒冷的夜晚光着身子做人的结果。

  「那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

  「我也想啊。可是过段时间我有的展销会要去参加,机会很难得我好不容易要的名额。唉!」

  「那你老婆咋办,还生病还要照顾孩子,」

  「没办法,这一去要一个来月,只能克服一下了。在说还有我妈妈呢。」
  我们俩天南地北的聊着,时间很快过去手机响了。一一听是高总的老公(他是政府公务员用化名高哥代替。)我告诉他就在门口。一会儿就远远看见他打着电话过来直接上了车。走去K歌。强子说:「高哥这大白天K什么歌啊,KTV还没开呢。」

  高哥一笑说:「兄弟跟着哥哥你还怕没有。我指路你就开吧。」

 —了大约10来分钟来到个像农村一样的地方,一个四层楼的建筑外面有个大铁门(呵呵相信去过的朋友能猜到这里是哪里了。)我们下车走进去一个妈咪接待我们。「大哥,你来啦。上2包等我会,我一会就到。」

  这个妈咪有1。80米身高,脸蛋漂亮身材凹凸有致。一双修长的双腿,套着黑色丝袜。我看到强子看她的眼神都飘了。直咽口水。我拍了他一下让他注意形象,别像没见过女人似的。强子会意感觉到自己的失态闷头朝前走去。

  我们来到2楼前面是个大厅,转圈排满了椅子,相信是小姐们的位置。我们进了2包房间很大,中间是个大理石茶几,上面起码能躺6个大人没有什么问题,装修也很精致,我们分主客坐下来服务员在准备麦克,歌本,上了果盘,破等等摆了一大桌,妈咪带了6个小姐进来了。我靠这是要双飞啊。

  高哥很随意的说:「都进来坐吧。今天我们好好玩,都随意。」

  这6个小姐个个都是美人坯子,丝毫不必明星逊色。有两个胸很大的坐到了我的旁边,我一手一个捏着大波对高哥说:「今天我不喝酒了,我改喝奶了。」
  大伙都笑了,我左边的小姐捏了下我的大腿,我疼的跳起来。妈咪问我:「大哥咋了?」我说:「没事,可能鸡巴毛断了,扎腿上了。」妈咪瞪了我左边的小姐一眼,吓得她忙底下了头依偎在我的坏了,妈咪说有什么事就叫我,你们玩的尽兴。就退了出去。

  我们开始唱歌,喝酒,大约唱了10来首歌的时候我左边的小姐说:「大哥我有点喝高了。让我在你的腿上躺会吧。」我还没答话她就躺在我的大腿上面,我感觉她的小手在解我的裤腰带和裤门拉链,把手伸进我的裆里掏出我的大鸡巴在下面开始舔。我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唱着歌,下面还刺激我的马眼,难受死了。终于唱完了,放下麦克我就把那小骚(以下简称A)抱起来放到面前的大理石台面上就喊,我们打赌看看她穿的什么样式的胸罩吧。

  A说:「不行,咋能用我打赌,还是猜你穿什么颜色内裤吧。」

  我说:「你都在下面看够了当然知道答案了。这不公平,现在开始猜她穿什么款式的胸罩,开始」

  强子说低胸的。高哥说可能没穿,我隔着她的衣服摸过她的奶子,我说吊带的。赌1000。强子和高哥异口同声说:「好,你来扒开看看。」

  A强烈抵抗,但他怎么是我们3个男人还有5个小姐的对手,有人按头,有人按手,有人按脚,这样四仰八叉的按在了大理石面上,这个衣服是后开门的,有点像罩衣一样脱不下来。高哥说:「给我撕了。我给买个新的。小峰马上动手。」
  我三下两下就把已付撕下来了。当时我们全傻了。我靠原来她穿的是肚兜。
  还是丝料的。妈的。我骂了句。

  A大笑的坐起来:「哈哈哈哈。豹子,大小通吃,来来来拿钱来,」

  我们3个一人掏了1000拍在桌面上,A兴奋的满桌捡钱,看样子兴奋坏了。

  高哥露出邪恶的笑容说:「妹子啊,这钱我们是掏了。可是你也不能白拿吧。
  怎么也要给我们抽点红不是,你这可是赌博,现在扫赌你可要麻烦了。「高哥就是吓唬她。

  A却吓的脸都白了:「大哥们你们都是场面人,不带这样玩的,大不了钱我不要了。」

  强子到时很上路接茬说:「大哥们的钱拿出来就收不回去了。我看你就用你的身子抽红吧。」

  A看了一圈,「你们3个?一起来?那不好吧,一个一个来好不好,」
  我右边的B小姐说:「大哥把钱给我的话,她不干我干,」说着冲A眨眨眼。
  A气的拿起西瓜就往她脸上按,弄的她满头满脸的都是西瓜水,然后冲我们说大哥去喝西瓜水吧。场面越来越疯狂,有点控制不住了。我们扒小姐们的衣服,小姐扒我们身上的衣服,没一会儿功夫屋里的人全都扒的光咣的。虽然屋里光线很暗但还是能看清个大概,这时候我报着A猛操,B在我的后面舔我的屁眼,转头看他们两个情况跟我大同小异都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了。我的手一手抓高哥和强子身边的小姐,当时情况发生的太突然大家都忘记了带套套。整个房间就是一副春宫图。场面极其淫乱。不同声音的呻吟在我的耳边此起彼伏。刺激的我有想射的冲动,我后面的屁眼被B女舔的舒服死了,前面的B妞仰面躺着腿抬过我的肩膀,可是嘴还不闲着去舔给高哥做毒龙的C小姐的逼,搞的C小姐浪叫不断,啊———死———A——你怎么———搞起我来了。————我们俩回去——在弄吧。———求你了。———别———啊……——真———痒。———啊———。我看着A小姐不禁在想她和C不会是同性恋吧。怎么晚上还有事做?

  我抽出插在A逼里的鸡巴转过身让B给我吹,A看我不插她了。从后面抱着我手却伸到我的胸脯挑弄我的奶头,我闭着眼享受B给我带来的口交快感,毕竟还是专业的,比我老婆好多了,脑海中不知不觉又浮现出晓月的骚样,我偷眼看强子,他很猛,抓着E的腰从后面猛干,弄的E的头时不时的往墙上撞,E怕脑袋撞坏用手掌垫在自己的头上,只有一只手扶着沙发靠背。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也不知道是强子干的太猛还是脑袋撞的痛了。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痛。我转过头看高哥,他到是很会享受,让C含着洋酒和冰块给他做冰火。他的头靠着D的小腹,D弯腰用手去摸他的蛋,他用嘴去舔D的奶头。淫乱的房间里充满痛苦的,快乐,享受的呻吟声。我终于忍受不住「啊」的叫了一声把精液全射进B的嘴里,B把我的鸡巴上残留的精液清理干净。我看到强子也射了。高哥也叫枪了。
  我们疲倦的在摆着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

  这个时候门开了。妈咪进来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张开嘴:「你们………你………你………」下面的话都不会说了。

  高哥懒洋洋的抬起眼皮说:「我们怎么了?」

  妈咪说:「我都让人把3楼的炮房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怎么就这么急啊。
  一群色鬼。这里是包房,怎么可以这样啊,碰到临检就完了。「高哥:」怕什么,上面炮房就那么张小床挤三个人你说合适吗?「」妈咪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强子边说边走过去把门关上了。从后面拦腰搂着妈咪就开始舔她的耳根。妈咪想挣脱但奈何没有强子的力气大。嘴里说:「我是这里的经理,不是小姐,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啊。」高哥站起来走过去,伸出他宽大的手掌重重的甩在妈咪的脸上。指着她说:「你喊啊。你是个屁啊。有什么事叫他们来找我。今天我兄弟看上你,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伺候着。」

  强子一听这话心里有底了。猛的把妈咪推到在大理石面上,桌子上的果盘被推翻在地。我旁边的A看到这情景吓的纸哆嗦。还是B冷静,冲我撒娇:「老公,你看这事弄的,你帮帮忙说说情好不好啊,我们妈咪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就放过她吧。我来伺候你们好不好?」

  我冲B摊了摊手:「这情况失控了。不是我不帮忙,高哥现在火了,我这个兄弟从进门眼睛就没离开过你们妈咪,是她把他惹火了,我这时候把他拉下来他不得把我鸡奸了啊。我可不想被他开苞。」B无奈把头转过去躺在了沙发的一角。
  这时候强子把妈咪的衣服撕得零零碎碎都快成布条了。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背把两条腿差进妈咪的两条腿中间,一只手扶着鸡巴往妈咪的逼里挺近。一下,两下,十下。五十下。下面插着上面的手还在妈咪的后背上一通乱摸。妈咪的嘴里大喊:「你个王八蛋,老高,你——啊————你还是———啊——不是人啊。———啊。快———叫———啊———不要了———放开———我。」

  我听到妈咪的叫声我的鸡巴也立了起来。爬上桌子跪在妈咪的面前张开腿,一手抓起妈咪的头发把鸡鸡放在了嘴边往里伸。妈咪把嘴闭的紧紧的不像让我的鸡巴进入。我爬下来把嘴贴近她的耳边轻轻的说:「我不喜欢暴力,但我被抗拒的时候我会更兴奋,也许比禽兽还疯狂。」妈咪眼泪汪汪的看着我,那种眼神给我很深刻的印象,是那种乞求,绝望,无助的眼神,我很同情他,但我初始的本性已经被激发,我只能装作看不见,把鸡巴伸进了她的嘴里,这次她学乖了,很配合的舔的我的马眼,由于手被压在了身下,只能用头前后的套弄,一会又吐出来舔,一会又含进嘴里。她的泪水顺着她的小脸蛋掉在我的腿上,凉凉的,一滴,两滴,三滴。

  高哥看着面前的情景一把抓过身旁被吓得发呆的C小姐的头发猛的按到他的大鸡巴上。高哥的鸡巴确实很长,足有2拳的大小,C小姐一只手握住鸡巴的根部剩下的伸进嘴里,看的出来已经进的很深,C小姐的表情很痛苦,想吐出来但头被高哥狠狠的按着,只能测下脑袋让鸡巴定在她嘴里的一侧,借此时机喘口气。
  强子突然抽出插在妈咪身体里的鸡巴,一把抓过水果沙拉的果盘,伸手在果盘里抓了一把沙拉抹在妈咪的屁眼上,又抓了一把抹在自己的鸡巴上,接着沙拉的润滑强子的鸡巴在妈咪的屁眼上进进出出。妈咪用她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想说话但她的小嘴被我的鸡巴占据着。无奈的流着眼泪,我的心有点软了,我最看不得女人在我面前哭,他们的眼泪是对付我的最好武器,我想张口替她求情,抬头看着强子,我的目光接触到强子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神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让我很陌生,虽然我和强子认识的时候不长,现在的他完全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他冲我咧嘴瞪着我的眼睛屁股一用力。「唔————!」妈咪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强子得逞了。我看着强子的鸡巴在妈咪的屁眼里进进出出。我有很兴奋的感觉屁股一挺鸡巴完全没入妈咪的嘴里,我感觉自己的鸡巴头插进了妈咪的喉咙,我射了。射了好多才抽出我的鸡巴。妈咪一阵咳嗽,在她的嘴角有精液和吐沫的混合着流出她的嘴。都掉在我的腿上,我心痛的亲了她的嘴,我感觉我的精液和她的吐沫混合着进入我的口中,妈咪感激的看着我。深情的和我接吻,尽量不发出呻吟。高哥射了。强子也把他的第二发炮弹全部打在了妈咪的屁眼里。强子和高哥用妈咪身上撕下的衣角擦着自己的鸡巴,我们整理了一下穿好衣服。

  该回家了。今天的KTV里太疯狂,我有点感觉对不起妈咪,临走的时候我给她的手里塞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5万多。没有密码。

  出门结完帐我们开车回到了市区。各回各家,临分手高哥对我说:「兄弟,你嫂子让我告诉你,你的损失太大了。现在她手头也很紧,给你换个大库房免你2年房租,在赔偿你10万块钱。我今天出来的急银行卡没带在身上。你看什么时候给你送过去。」

  我说:「谢谢高哥和嫂子,免我2年房租我这里谢谢了。至于那钱嘛,你给我的大侄子(高哥的孩子)买些吃的用的,算我给的新年礼物。」高哥刚要张口,我抢着说:「哥你要看的起我你就收下,以后有用的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我知道我根本没什么能帮他的,)」高哥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以后联系。」
  没想到以后高哥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挺过危机。
  以后的事以后在说。今天说到这里。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im118 金币 +10 回复过百,奖励!  
tim118 贡献 +1 回复过百,奖励!  
<

雪中的艳遇(1-8章)作者:猎狐色色 2011/02/20更新_淫妻激情_激情都市,,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Copyright@2012-2016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